深圳建设工程律师

关于高明君诉宾馆住宿服务赔偿的纠纷案

当前位置 : 首页 > 建筑规划

关于高明君诉宾馆住宿服务赔偿的纠纷案

* 来源 : * 作者 :
文章导读:高明君诉宾馆住宿服务赔偿纠纷案[案情简介]1998年11月10日,浙江温州的高明君住入吕秀珍开办的浙江义乌亮星星大酒店501室房间,13日凌晨4时许,合法高熟睡之时,与其同房间栖
关键词: 纠纷案,赔偿,宾馆,住宿服务

     

  高明君诉宾馆住宿服务赔偿纠纷案  [案情简介]  1998年11月10日,浙江温州的高明君住入吕秀珍开办的浙江义乌亮星星大酒店501室房间,13日凌晨4时许,合法高熟睡之时,与其同房间栖身的一个抢劫犯竟用携带来的榔头猛击其头部,致使高明君后来成了一个没有自觉意识的植物人,终身残废。

     抢劫犯天然受到了法律的严肃制裁,但是,抢救高明君的近二十万左右的医疗用度却没有下落,由于抢劫犯是河南的一个王老五骗子汉,家徒四壁,即使附带民事赔偿判决下来,也仅是一纸空文,无法执行。

     鉴于此,温律师代办署理其起诉进住的宾馆,要求其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本案早于2001年上海银河宾馆类似的案件,因此,当时双方争议很大,一审法院的理解与原告方不一致,作出了驳归原告诉请的判决,上诉后,经由充分说理,后来在中院支持性的调解下,终于获得了十二万伍仟元的赔偿。

       (下面是温律师出庭时的观点)  高明君诉吕秀珍住宿服务损害赔偿纠纷案  代办署理词  审讯长,审讯员:  作为本案原告高明君的诉讼代办署理人,我以为,原告在被告的宾馆里住宿期间受侵害,被告对此存有过错,因而,被告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其详细分述如下:   一,原告住宿在被告开办的宾馆,与被告之间形成事实上的住宿合同关系。

       刚才庭审调查已证明: 1998年11月10日,原告住入被告开办的义乌亮星星大酒店501室,到了13日凌晨4时许,合法原告熟睡之时,一个抢劫犯用携带来的榔头猛击原告头部,致使原告现在成了一个没有自觉意识的植物人,终身残废。

     对此基本事实,首先我们会望到: 原告是住宿在被告的宾馆期间被伤害的。

     原告住在被告开办的宾馆,与被告就自觉不自觉地形成了一个事实上的住宿合同关系,即双方就住宿服务这一标的在法律上所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

     有哪些权利和义务呢?旅客的主要义务是支付住宿费,如造成宾馆损失的,赔偿损失;而宾馆的主要义务是向旅客提供与住宿价位相对应的住宿服务,并保障旅客在住宿期间的人身,财产安全不受侵害。

       二,被告未绝保障旅客安全的法定义务,存有违法失职的显著过错。

       原告住宿在被告的宾馆里,依法享有人身和财产安全不受侵害的权利;期间遭此伤害,这无疑是因为被告未绝保障旅客安全的义务所致,被告存有严峻失职的过错。

     从住宿登记上望,被告的这一过错更为显著。

     抢劫犯李经福不是从什么地方偷爬入来也不是明闯入来,而是于同年同月12日以旅客的身份以陈明华的身份证登记住入被告旅馆,并由被告安排到501房间的;为什么假冒他人身份证也能住?这完全是因为被告违法所致或对宾馆安全工作严峻不负责任的结果,由此给了犯罪分子以可乘之机。

     国务院《旅馆业治安治理办法》第五条划定: “经营旅馆,必需遵守国家的法律,建立各项安全治理轨制,设置治安捍卫组织或者指定安全捍卫职员”。

     第六条划定: “旅馆接待旅客住宿必需登记。

     登记时,应当查验旅客的身份证件,按划定的项目如实登记”。

     被告没有按划定如实入行住宿登记,没有按划定建立安全保障体系,以至造成严峻的后果,此即被告的严峻过错。

     假如被告能按划定入行住宿登记,对工作当真负责,那就不该让罪犯住入宾馆,原告也就不会遭此不幸了,可见,原告的受害与被告的过错有着显著的因果关系。

     被告对原告的受侵害,负有无法推卸的过错责任。

       三,被告依法应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一条划定: “消费者因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受到人身,财产损害的,享有依法获得赔偿的权利。

     ”关于赔偿的范围,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一条划定: “经营者提供商品或服务,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人身伤害的,应当支付医疗费,治疗期间的护理费,因误工减少的收进等用度,造成残疾的,还应当支付残疾者糊口自具费,糊口津贴费,残疾赔偿金以及由其抚养的人所必须的糊口费等用度。

     ”据此,被告应赔偿原告: 医药费,治疗费: 77766元;支属来去差旅,住宿费: 5600元;护理费: 6个月×500=3000元;误工损失: 1.6年×800=12800元;残疾糊口津贴费: 6000×20年=120000元;残疾赔偿金: 50000元;被抚养人的糊口费: 10年×4800=48000元;(小儿子)8年×4800=38400元;(大儿子)合计: 355566元。

     依照法律,原告完全可以向被告主张这个赔偿数字,但鉴于其他方面的一些原因,原告现在只要求赔偿医药费和糊口津贴费二项,自愿抛却此外的实体权利。

     这说明原告固然自己痛苦万分,但仍是善于克制,合情合理的。

     综上所述,原告住宿被告开办的宾馆期间,遭受侵害,这完全是被告的违法失职行为所致,也是被告未绝保障旅客安全之法定义务的严峻后果,对原告的受害,被告负有不可推卸的过错责任,因此,本案原告的诉讼哀求是正当有据,合情适度的,哀求合议庭依法给予支持!  谢谢!  委托代办署理人: 浙江师大律师事务所  温兴斌律师  2000年1月28日  [下面是二审诉讼代办署理词]  高明君诉吕秀珍住宿服务损害赔偿纠纷上诉一案  诉讼代办署理词  审讯长,审讯员:   作为本案上诉人高明君的诉讼代办署理人,根据事实与法律,我以为,一审讯决是完全错误的,详细分述如下:   一,原审讯决事实认定不清,故意疏漏重要情节,回责失当。

       原审讯决书第2页第3天然段: “本案原告在住宿的时候遭抢劫而致重伤,这是犯罪行为所导致的结果,原告的受伤与被告的经营流动则并不存在因果关系,……”。

     一审讯决的这一认定完全是片面,不准确的。

     从与罪犯的关系角度说,上诉人的重伤虽然是犯罪行为所导致的结果;但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住宿服务关系望,上诉人的受害又是被上诉人的违法失职行为所致。

     原审讯决故意疏漏的重要情节是: 被上诉人没有履行“应当查验旅客的身份证件,按划定的项目如实登记”的职责,以致使罪犯李经福利用别人(陈明华)的身份证也能住入被上诉人开的大酒店,从而为其深夜对上诉人实施犯罪创造了外部前提。

     试想: 假如被上诉人按划定,通过查验身份证或如实登记的方式拒尽了罪犯李经福的住宿,那罪犯会否在光天化日之下闯进宾馆对上诉人实施抢劫?从罪犯选择的作案时间望,显然不会。

     因而,上诉人的受害与被上诉人经营流动中的严峻违法失职行为存在显著的因果关系,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受害存有显著的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上诉人及其代办署理人在一审期间直至现在,均未说过上诉人的受伤与被上诉人的“经营流动”有因果关系,而只是说,上诉人的受伤与被上诉人的严峻违法失职行为存在因果关系,是被上诉人严峻溺职和对宾馆安全工作极不负责任的结果;真不知道判决书上从何而来: “原告的受伤与被告的经营流动并不存在因果关系”?  二,原审讯决对有关法律理解不准,合用法律错误。

       原审讯决仅引用我国《民法通则》第106条的划定,而不合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七条和第十一条的划定,这是合用法律错误。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七条划定: “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务时享有人身,财产安全不受损害的权利”;第十一条划定: “消费者因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受到人身,财产损害的,享有依法获得赔偿的权利。

     ”上诉人住在被上诉人开办的宾馆里,接受住宿服务,在这期间因被上诉人治理不善而受到人身损害,对此,被上诉人依法应当给予赔偿。

     判决书第2页第4行: “本院以为,旅店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服务符合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指的是经营者所提供的服务所必需的举措措施,设备和行为本身不应当存在这一种安全上的瑕疵和缺陷。

     ”这句话好像是针对《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18条划定所作的解释;但从判决结果望,判案法官对此仍未正确理解与掌握。

     旅店经营者应当保证旅客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假如存在“安全上的瑕疵和缺陷”,使旅客遭受损害或伤害的,经营者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可这“安全上的瑕疵和缺陷”详细表现在哪些方面呢?从上句话的解释中也可清晰: 1,是举措措施上,2,是设备上,3,是行为上,如捍卫措施不当或治理不善等,均为经营者行为上的瑕疵和缺陷。

     国务院《旅馆业治安治理办法》第五条划定: “经营旅馆,必需遵守国家的法律,建立各项安全治理轨制,设置治安捍卫组织或指定安全捍卫职员”。

     第六条: “接待旅客住宿,应当查验旅客的身份证件,按划定的项目如实登记”。

     本案中,被上诉人没有按划定建立安全治理轨制,没有按划定查验身份证件和入行如实登记,没设保安,治理混乱,以致让坏人混入宾馆,伺机作案。

     这岂非说,被上诉人“所提供的服务所必需的行为本身不存在这一种安全上的瑕疵和缺陷”吗?可见,原审讯决自相矛盾,表现出对法律理解上的差错与掌握不准。

       三,一审讯决在程序上有诸多违法之处。

       1,严峻超审限。

     本案从1999年10月15日立案,一直拖到2000年11月3日才审结。

     2,拒尽接受财产保全申请书。

     1999年10月29日,原告依法向承办法庭递交财产保全申请书,可承办法庭拒尽接收。

     3,合议庭组成职员告知错误,审讯长没有出席庭审就闭目开判。

     本案于2000年1月28日上午开庭,出席庭审的只有一位代办署理审讯员和一位书记员,代办署理审讯员告知合议庭组成职员时,告知除其自身外还有龚姓与李姓两位法官,而判决书上却忽然泛起了现在审讯长的名字,这是对当事人的欺骗和对法律的蔑视。

     综上所述,原审讯决事实认定不清,合用法律错误,故意疏漏重要情节,回责失当,因而导致整个判决严峻错误。

     哀求二审法院明镜高悬,廉明公正,依法撤销原审讯决,并予改判!  委托代办署理人: 浙江师大律师事务所  温兴斌律师  2000年12月29日